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899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Deee1.com、Deee2.com、Deee3.com、dxj001.com
LOADING...

www.deee1.com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哥哥的成长纪录]全

发布日期:2019-01-16  




文章首发:风月大陆

文章重发:春满四合院

  《哥哥的成长纪录01:探索妹妹的身体》2009-8-2601:1

                4AM

  我跟妹妹刚刚好差一岁,说来就是妈妈生我之后就又立刻怀孕,就这样我有
了妹妹。

  不过因为爸爸是开货柜车的,赚单帮,全省哪里叫车就去哪里赚,妈妈就这
样陪着爸爸在外面到处跑,只忙着赚钱,把我和妹妹丢给外婆并没有多加关心,
甚至到了我和妹妹读国小之后更把我和妹妹孤独留在家里,两天或三天才回家一
趟,不过就是回家了也只是睡觉而已……

  「钥匙儿童」,「外卖儿童」,再加上属於电动玩具的「电视儿童」,这「
三童」真的是我和妹妹从以前到现在的最真实生活写照。

  早上吃早餐店,中午吃学校的营养午餐,晚上则是买路边摊回家,却也因为
这样妹妹和我的感情非常好,整天玩在一起,最后对我们来说其实已经不需要什
么朋友,只要有一台电视游乐器和彼此当玩伴就已足够,根本不会想要再往外面
跑。

  就这样,我和妹妹都会一起玩些可以双打的游戏排遣寂寞。像是玛莉欧赛车,
魂斗罗,快打旋风或是音速小子。每个孤独的晚上我都会跟妹妹一起坐在电视机
前一起锻炼技术,努力破关,不时充满笑声,因此虽然爸妈不在,日子还是过的
很快乐。

  就这样几年过去,妹妹小五,我升到小六,爸妈他们辛苦工作好几年赚的钱
也已存够,就又买了两辆货柜车请专人去开,自然变的更忙,连续一个月没回家
都曾发生过,最后更变的只回家看看我们就离开,那个家就此真的变成我和妹妹
的家,没有大人照看生活作息的我和妹妹,关系也慢慢变的不再单纯……

  最初不是色情书刊,不是色情影片,更不记得是如何开始,我的性意识开始
启蒙,开始想要多摸摸妹妹,想要多抱抱妹妹,想要多感受妹妹身体的所有柔软,
或许这真的是雄性生物想要亲近雌性的本能吧?

  不过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能藉故摸摸她的手,紧紧坐在她
身边与她的手臂相依靠,以此获得心中的满足。

  慢慢的,一个礼拜过去,我们坐在客厅的电视机前面玩新一代的马利欧赛车,
妹妹终於发现到我好像一直在亲近她,就笑着问我:「哥,你干嘛啦?最近一直
靠到人家身边,很热耶。」

  妹妹这样笑着问,我才直率的跟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
直想要靠近你。」

  妹妹纯真笑着说:「想靠近我?你好奇怪喔!」

  我也天真反问:「会吗?」

  「会啊。」

  那一晚我们是只有这样说说笑笑几句而已,不过也因为这样,隔天晚上回到
家,写完作业也吃完晚餐,回到客厅的电视机前坐下,我自然光明正大的靠向妹
妹,如同获得解放般,不必再偷偷摸摸,而妹妹被我这样亲密靠着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跟我一起戏腻笑着,专心玩着电视游乐器。

  很快的两个月过去,秋天过去,冬天来临,天气真的冷起来,尤其是新闻报
导一个很强的冷气团来临,冷到那个晚上只有五度,就算一个人睡也觉得好冷,
就那样缩在棉被的我忽然想起妹妹的身体,那又温暖又柔软的身体……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想了一会立刻拿着枕头快步走向妹妹房间,立刻转开
房门跑进去再关上,将冷风留在外面。

  只有小夜灯开着的阴暗房间内妹妹正裹在棉被中熟睡着,还睡的很熟,我则
是直发抖。

  「喂喂喂!」我边掀开妹妹的棉被边喊她。

  她终於醒来,睡眼迷蒙看着我:「什么事?」

  我边说边躺到妹妹身边盖上棉被:「我觉得好冷,今天一起睡觉啦。」

  妹妹只是纯真的回答:「喔……」然后就靠着我睡去。

  我则是终於躺到妹妹身边,就伸手搂着她温暖的身体,就那样跟她一起睡着。

  说来,这真的是「两小无猜」啊……

  那之后,因为天气还继续冷了好几晚,我和妹妹很自然的继续同床共枕,分
享彼此的温暖,也因为那样我们很快就习惯了一起睡觉,不是她的房间就是我的
房间,不再分房,更会在睡前搔痒对方,彼此嬉戏,更因此让妹妹发现我在早上
都会勃起的事。

  那一天我们侧睡,一起睡成「ㄍ」字行,我从妹妹背后紧搂着妹妹,她的屁
股就那样被我顶着,直到顶醒。

  「哥,你怎么了?小鸡变的好硬。」

  我清醒的时候妹妹已经把我翻平在床上,坐在我身边,还用右手摸着双腿中
央睡裤明显隆起的部位。

  虽然隔着睡裤和内裤,但妹妹的右手是真的摸在我的阴茎上,完全的天真无

                邪……

  对男女之事还不了解的我并没有觉得很爽,也没有觉得厌恶,只是被妹妹摸
着那里,睡意依然浓厚的我单纯回答她:「我也不知道,这几天开始我早上睡醒
都会这样。」

  妹妹只是以新奇的态度笑着说:「好奇怪喔,」再好奇摸着几秒就把手移开,
没有再摸我的阴茎。

  当然,那之后的早上妹妹都会好奇的用手摸个几次,不过也只是那样而已,
什么都不懂得我更没有对妹妹作出什么,妹妹就不再对我早上会勃起的事充满好
奇。

  不过这段时间我最大的改变不是勃起,而是我「梦遗」了,醒来时发现内裤
糊成一团,已经具有生物繁殖的能力。只是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以为是尿床,
所以是偷偷的处理,当然更不敢跟妹妹说,以免被她笑。

  就这样,小六的我继续跟妹妹一起生活,很快的元旦过去,农历年过去,冬
天过去,春天来临,然后夏天到来,半年以上的时间迅速过去,我却依然每天早
上自然勃起,「尿床」

  两次,糊里糊涂的一边长大一边从国小毕业,跟一般的国中生一样剪个大平
头,被妹妹笑了好几天。

  这段时间,爸妈也变成一个月只固定回来看我们一次,顺便留下足以维持一
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们之后就离开,完全不知道我和妹妹睡在一起的事,也因此,
长久亲密生活在一起、加上也同床一年的我和妹妹,终於出事……

  国中生的我很快的从健教课本知道自己为什么每个早上都会勃起,更知道男
女之间性交的事,当时我满满的都是讶异。

  「我不是尿床是梦遗?!我早上是勃起?!勃起的阴茎可以插入女生的阴道?!」

  那之后好几天我在家里不论是看到妹妹或是跟妹妹玩电动都会想着这件事,
尤其是晚上一起睡觉的时候,只是觉得惊讶又难以置信,甚至於就像狂野的开关
被彻底转动,乾燥的草原落下微小火星,之后事情发展的迅速程度真是无法收拾。

  几天过去,记得那是周五的晚上,由於隔天不用上学,加上一直想起健教课
本写到自慰的事,所以洗澡时我试着自慰看看,结果小小的阴茎真的在我的双手
玩弄下醒来,冲血变大变硬。

  当时泡在浴缸中的我、心脏扑通扑通的一直跳,非常的兴奋,不过我不知道
怎样做才是自慰,所以只是用手握住而已,足足握了一个小时以为这就是自慰了,
因此出来之后回到客厅还被不知情的妹妹笑着说我今天洗澡好久,一定是大便时
便秘。

  当时我没有回答妹妹的取笑,只是对於自己身体的情况既不安又好奇,甚至
一直看着妹妹想着这些事,好奇的一直想探索妹妹的身体,就那样犹豫挣扎的直
想到隔天的周六晚上,我终於展开最初的行动……

  那是个已有凉意的十月晚上,虽然冷了但并不是很冷,我们都洗玩澡穿着睡
衣,坐在客厅玩电动。

  妹妹的头发用缎带绑着可爱的马尾,我虽然跟以前那样盘腿坐在妹妹身边陪
她,但我的心却完全不在电动,完全在她的女性身体。

  十一点到了,我终於下定决心,稳着以差点发抖的语气:「喂?要不要回房
睡觉了?」

  她看着墙上的时钟:「咦?才十一点,再玩一下嘛。」

  妹妹这样说,我不敢操之过急,加上有点心虚,终究知道我想对妹妹做的事
不太好,只能应和她再陪她玩半个小时,才又对身旁的她说:「喂,睡觉了啦。」

  她又看看时钟,不情愿的说:「可是明天又不用上课。」

  妹妹再次拒绝,我又慌了几分钟,东想西想的,最后才定下心决定跟她实话
实说:「其实……」

  又专心玩电动的她有点不耐烦:「什么啦?」

  「我是想要抱抱你啦。」

  妹妹天真的笑了:「有什么好抱的?」

  把话说的这么明,我不耐烦了,就像启动的马达无法再让它停止,放下手中
的操控器看着身边的妹妹:「好啦!走啦!回房间啦!」

  妹妹也转头看着我,充满好奇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直催促她回房间?

  「哥哥,你觉得不舒服吗?还是感冒了头在痛?」

  「不是啦,我只是想要回房间抱抱你。」

  「好奇怪……」妹妹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听我的话体贴放下手把,关掉游乐
器,再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

  我紧张牵起妹妹温暖的手,跟她一起走去把大门锁上,关上客厅所有窗户,
关上电灯,就牵着妹妹走进阴暗的走廊。

  妹妹一定是感觉到我心情的紧张,就问我:「哥哥?」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牵着她从走廊走进我的房间,关上门,摸索着转开小夜
灯,就牵着妹妹爬上我的床。

  她一直困惑的跟着我,被我牵上床,乖乖平躺在我的左边,然后我立刻拉开
床尾的秋天用薄棉被和她平躺在床上盖在一起。

  她平躺在我身边,好奇又困惑的问了:「哥哥?」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转身面向左边的妹妹侧躺,并且将手伸过去紧紧篓
着她。

  妹妹的身体真的好柔软,也好温暖……

  被我这样搂着,加上我的态度也一直跟以前不一样,她终於察觉我的不对劲
:「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已经侧躺搂住她的我只是抬起右脚,跨过妹妹的双脚,将我的
阴茎贴到妹妹柔软的大腿上。

  「哥?」

  「你的身体好温暖……」

  听我这样说,她天真的回答:「你的身体也是啊。」

  然后我没有再回答,只是一直将小鸡紧贴在妹妹的大腿上,心脏跳到像要爆
炸。

  那晚虽然只有那样,没几分钟就离开妹妹的身体,但是从那之后我发现不过
就是这样,妹妹没有反抗,我就越玩越上火,对妹妹的身体越来越渴求,动作也

              越来越大胆……

  周六晚上,我只是那样跨腿用小鸡压着妹妹。

  周日晚上,我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小鸡已经能勃起,硬硬顶着好奇问我的妹
妹:「又不是早上,为什么小鸡会这么硬?」不过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紧张顶着
就是。

  周一晚上,我让妹妹侧躺,一起贴成ㄍ字型的将勃起的阴茎压在她的屁股上。

  周二晚上,我们同样ㄍ字型的贴在一起,不过我的手已经开始在妹妹身上乱
摸,甚至向下摸到妹妹尿尿的地方。被我的手伸进双腿间,她惊讶的叫了一声,
虽然不安但没有反抗,只是乖乖的让我紧张的隔着睡裤与内裤在她阴部乱摸,还
天真的问:「哥?你到底在跟我玩什么游戏?你这样摸我尿尿的地方真的好奇怪,
能不能不要玩?」

  她依然天真的以为我在跟她玩游戏,所以隔天的周三晚上,当我们一起躺到
床上,她主动的面对墙壁侧躺背对我准备跟我一起贴成ㄍ字型,我非常紧张的双
手拉着妹妹腰上的睡裤向下脱,她还天真的不知道要反抗:「哥?」

  「你不要动。」我很紧张的这样说,口乾舌噪的差点对妹妹大吼,一直把妹
妹的睡裤脱到小腿上。

  「哥……?」

  我没有理她,只是摸着她的内裤,更紧张的向下脱,心脏跳到快要爆炸。

  内裤被我忽然脱到大腿,妹妹终於惊讶叫着伸手拉住内裤:「哥?」

  这绝对是我第一次很凶的对妹妹大喊:「不要拉!」

  从小跟我一起亲密长大的妹妹被我忽然喊的大吃一惊,不敢动也不敢再开口,
动都不动。

  「放手啦!」

  她终於害怕的慢慢把手放开。

  我全身像是要燃烧般的继续把她的内裤向下脱,直拉到膝盖,然后我脱下自
己的睡裤,拉下内裤,一手握着有如异形高耸脑袋的阴茎,一手摸着妹妹的臀部
移去。

  龟头先是碰到妹妹的屁股,我使劲顶了几下,她依然动也不敢动。

  接着我摸着侧躺的妹妹压在上面的右大腿抬起,正式将阴茎塞进妹妹的双腿
中间,然后再将她的大腿放下。

  就像热狗,我的阴茎夹在妹妹的阴部与双腿之间,更绝对紧贴着妹妹的阴唇

                ……

  背对我的妹妹动都不敢动,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一直面对墙壁,不过
我不在乎,我只是沉迷於这样的感觉,想要体验更多。

  沉默中,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我原本只是计画今晚像这样夹着,但又想到既
然都真的做到这里,不如就跟妹妹性交看看,不知道阴茎插进女生阴道里面是什
么感觉?

  於是我立刻挪动身体,什么后果都不想的开始试着大胆顶妹妹尿尿的地方。

  我向前顶了一下,妹妹没有反应,我也觉得龟头好像顶到骨头,於是又向后
拉稍微拉出阴茎,再向前顶出去。

  第二次又没有顶到,於是我又稍微拉出阴茎再顶。

  第三次还是没有顶到,於是我又再拉出阴茎顶个第四次……

  这时的我其实是很紧张的,毕竟什么都不懂,完全被年轻冲动的性欲控制,
加上知道自己对妹妹做的绝对不是好事,於是就在第四次顶入时,忽然间我的神
经无预警超载,感觉就像膀胱锁不住,尿液开始慢慢流出那样,我的精液开始流
出来,不是射出来……

  我大吃一惊,赶紧从妹妹的阴部抽出正在流出精液的阴茎,并且掀开棉被坐
到床上,但精液还是在我眼中一直从高耸的阴茎口慢慢流出来,流到床上。

  不,阴暗的小夜灯下不是只有我在看,依然侧躺的妹妹也稍微抬起身体回头
看着,当然是满脸困惑不安的……

               (待续)

  哥哥的成长纪录02:亲爱的妹妹,让我们一起长大 2009- 8- 29

              07:26PM

  精液原来是黏的,跟鼻涕有点像,意外流精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

  周二晚上发生的事,真是让我的心脏猛跳个不停,尤其是阴暗灯光下的妹妹
还亲眼看着我流精。

  不过几秒钟,流精结束之后,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慌张的拉起
大腿上的裤子重新穿上,跑去厕所拿卫生纸回来把床铺沾到精液的地方擦乾净。

  「哥……?」

  她犹豫又困惑的小心喊我,怕我又对她凶,不过当然我一眼都不敢看妹妹,
更没有回答她,只是擦乾净床面之后,把她大腿上沾到精液的部份留给她自己去
处理,之后我就迅速离开,躲到妹妹的房间去,缩在她的棉被里一头混乱,整晚
都没睡,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甚至隔天早上六点我就一个人跑到学校上学,没
有再见妹妹一眼。

  不过就算到了学校我也无心上课,一直想着昨晚对妹妹做的所有事,精液缓
缓流出来的事,更不知道放学后该怎么面对妹妹,所以一下课就以最快的速度冲
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锁上门,然后因为整晚都没睡的关系,意外的躺到床上

            一下子就睡死过去……

  那几天我一直避着妹妹,一回家就躲在房间里,而她也明显的都没有来找我,
一定是周二晚上的事也吓到她了,甚至她已经讨厌我。

  就这样直到周五,我真正发现「这样不行,我不可能永远躲着她,还是老实
的去见她吧,」於是当天我就下定这样的决心,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走在回家
的路上。

  回到家时我意外发现妹妹已经在家了,正坐在客厅沙发组的桌旁吃充当晚餐
的鱿鱼羹面,只是抬头看着我,双眼一直盯着我看,很清楚不敢主动对我开口,
於是我鼓起勇气先开口:「你回来了?」

  她双眼一直看着我,边嚼着面条边小声回应:「嗯。」

  虽然只有这样短短的一句交谈,但是就这样观察起来,妹妹并没有不高兴或
讨厌我,於是我也放下一颗紧张的心,走回房间放下书包与换上轻松的居家服,
就走回客厅坐到妹妹身边。

  「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

  她听我这样说,也终於开口:「那一天哥真的好凶……」

  「对不起。」

  「哥到底怎么了?」

  她这样问,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几天晚上,哥为什么一直抱着我,对我做那么奇怪的事?」

  「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你跟你的学校同学都没有谈过吗?」

  妹妹只是单纯摇头,双眼充满单纯的信赖看着我,但又有点小心的,一定是
怕我又忽然生气吼她。

  我是不知道妹妹的学校生活到底怎样,不过就我所知应该没有什么朋友,就
跟我一样,毕竟我们兄妹除了上学一定会分开之外就都是聚在一起,不论平日或
是假日。

  我看着妹妹这所有反应与眼神,知道妹妹是真的很纯洁,对男女的事一点都
不懂,反而我充满着欲念的不洁,於是我更无法对妹妹说出口:「没有什么啦,
不要问了。」

  她关心的问我:「哥,真的没什么吗?」

  「对啦。」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

  「那你的尿尿为什么黏黏的又味道很重?」

  「不要问了啦。」

  「哥……」

  妹妹一直对我追问这么敏感的问题,终於我再次以愤怒逃避:「你烦不烦啊?!

  我不想说了啦!」

  又被我这样吼,妹妹再次吓的全身抖一下,也终於只是看着我不敢再追问。

  就这样,我像是要逃避妹妹一样的离开客厅沙发跑到外面买自己的晚餐,一
心只想远离依然纯洁且追问不停的妹妹,不过虽然我离开了,心里却一直在后悔,

           我为什么会对妹妹这么凶……

  当我拿着排骨便当回家,妹妹正在房间写作业,於是我走进去再次跟她道歉,
并且老实的跟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这么凶。」

  天真纯洁的妹妹一直看着我:「嗯。」

  「我只是长大了。」

  「长大?」

  「你长大以后就会懂了。」

  妹妹只是眨眨美丽的双眼看着我。

  「就因为我已经长大了,所以我才会一直想要抱抱你,但又觉得你不会愿意,
那几天才会对你那样。」

  我本来想把话题就此结束,没想到她开口问我:「当时哥是真的想抱我吗?」

  「所以我才会对你那样……」

  「我是不知道哥为什么会这样啦,不过如果哥真的想抱我,只要跟我说,我
愿意让哥哥抱啊。」

  妹妹真是以纯洁的心说出恶魔的诱惑话语,我立刻告诉她:「不用了啦。」

  然后丢下她,一个人走到客厅吃便当。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让哥哥抱啊。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让哥哥抱啊。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让哥哥抱啊。

  一整晚,我一直在想天真纯洁的妹妹不经意说出口的这句话。

  写作业时在想,洗澡握着阴茎时也在想,坐在妹妹身边陪她玩电动也在想。

  对於妹妹的这句话,还是国中生的我根本无法抵挡。

  抱她吧。

  抱她吧。

  抱她吧。

  反正她都主动这样说了。

  不论对她做什么,她也绝对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抱她吧。

  抱她吧。

  否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就这样,我慢慢的坏掉,理性逐渐崩溃,隔天晚上就完全沦陷了……

  当时才十一点半,我们像以前那样一起玩马力欧赛车,为妹妹这句话挣扎一
整天的我,我终於再也忍不住的问她:「喂。」

  「什么?」

  我根本不敢看妹妹,只是紧张的看着电视:「刚才你说的,只要我跟你说,
你真的愿意让我抱吗?」

  她看着我:「对啊。」

  「真的愿意吗?」

  她再次回答:「对啊。」

  我紧张的吞了口水:「如果我要你脱掉裤子和内裤,你也愿意吗?」

  妹妹困惑了:「为什么要脱裤子?」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一直盯着电视,心不在焉的装做还在玩赛车。

  妹妹看着我好几秒,等我的回答,但她发现我不会回答,才又困惑的说:「
我觉得好奇怪……」

  「你不要吗?」

  「不是啦,只是我真的不懂,也觉得真的好奇怪。」

  「所以你愿意?」

  「如果哥是真的想要人家这样做……」

  就这样,因着妹妹对我的信赖与数年来最亲密的兄妹爱,关掉客厅所有东西,
我再次牵着纯真的妹妹进到我的房间。

  关上房门,让困惑的妹妹侧躺在床上,我躺在她背后立刻把她的裤子和内裤
脱到膝盖。

  妹妹一直躺着没有动,偶而不安的回头看我。我知道她的不安除了我莫名其
妙的行为,也一定来自女性想保护自己贞操的本能。

  接着我紧张的拉下自己的睡裤与内裤,稍微抬起妹妹的大腿,就把阴茎塞进
去夹着。

  妹妹一直没有动,让我的阴茎贴在她尿尿的地方。

  我则是紧紧贴着她,还用双手搂着她的身体。

                啊……

             她真的没有反抗……

             我真的做到了……

  「哥喜欢这样?」

  我只是紧张回答:「嗯。」

  「为什么?真的好奇怪。」

  我没有再回答,只是像周二晚上那样把手抓着妹妹的腰,阴茎开始抽出与插
入,一直顶着妹妹的阴部,并且意外的开始感受到酸酸麻麻又极度激亢火热的感
觉,就像在全身到处流窜。

  什么?

  什么?

  这是什么感觉?

  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快感吗?

  这样的感觉就是快感吗?

  当时的我还傻傻的一直这样问自己,直到终於在高潮中射出精液,我才知道
什么叫做「在高潮中射精」。

  精液一发一发的喷到妹妹的阴部与双腿中间,更喷到前面的床单与墙壁上,
就像我的神魂也要跟着离体……妹妹则是直到精液的味道飘散开来,才发现我又
「尿尿」了。

  「哥?」

  我没有回答,只是心跳激烈的贴着妹妹温暖的身体小喘气。

  射精了吗?

  真的射精了吗?

  还是顶在妹妹的下面射精吗?

  妹妹再次困惑的喊我:「哥?」

  我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心里想着:「现在我对妹妹做的事如果可以说是游戏,
这样的游戏真是比电动还要好玩一百万倍以上……」

  在我面前,就这样开启了一扇全新的游戏大门,肉体游戏的大门,新奇又刺

                激……

  当然事后我把阴茎抽离妹妹的双腿间,跑去厕所拿卫生纸回来擦拭床铺并让
她擦自己的阴部。

  那之后,每一晚我都会要求抱她,也特别期待这一刻的来临,感受与妹妹如
此亲密的肌肤之亲,她也很快的习惯了我的行为与高潮中喷出来的精液,都只是
乖乖的侧躺在床上让我从后面顶她阴部直到射精。

  就这样,纯真的妹妹都没有反抗,不知道我对她做的是非常不好的事,加上
家里也没有大人制止我们的行为,一个礼拜之后我再次玩的大胆,终於想要「真
的跟妹妹做爱」,也就是不论怎样都要「干进去」,不想要再乱顶她的阴部直到
射精。

  对正处於的青春期的男孩,相信谁都会同意这是非常自然的念头。